• <p id="3k1e6"><del id="3k1e6"></del></p>
      <acronym id="3k1e6"><label id="3k1e6"><xmp id="3k1e6"></xmp></label></acronym>
    1. <td id="3k1e6"><strike id="3k1e6"></strike></td>
        1. <pre id="3k1e6"><ruby id="3k1e6"></ruby></pre>
          時間
          更多
          首頁 >> 教育 >>教育 >> 普及普惠式“幼有所育”如何實現
          详细内容

          普及普惠式“幼有所育”如何實現

              今年7月教育部發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園率為89.7%,比上年提高1.6個百分點。學前教育快速發展之際,8月28日,旨在促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學前教育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首次提請十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

              草案規定學前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的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發展學前教育堅持政府主導,大力發展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引導和規范社會力量參與。

              草案中界定學前教育范圍為3至6周歲學齡前兒童的保育和教育;提出各級政府應加大對學前教育財政投入;加強教職工隊伍建設、提升教師素質等,針對這些社會公眾關注的熱點話題,分組審議中,多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提出了意見和建議。

          _______________

              建議學前教育范圍應包括0至6歲學齡前兒童

              “草案規定的學前教育是指由幼兒園等學前教育機構對3歲到入小學前兒童實施的保育教育,我國0至3歲幼兒的照料、托育同樣是個重要的社會問題,草案在附則中規定,有條件的幼兒園可以開設托班,招收兩周歲以上3周歲以下的兒童,提供托育服務!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郝平建議,立法機關可統籌考慮把學前教育范圍界定為6周歲以下,包括0至3歲。

              郝平的建議得到了部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贊同。劉修文委員認為,目前我國生育率持續下降,人口負增長壓力越來越大,工薪階層育兒負擔重、托育成本高是年輕人不愿生不敢生的一個重要原因,建立方便、優質、可負擔的幼兒托育服務體系,對解除工薪階層年輕父母的后顧之憂意義重大,目前的草案規定了有條件的幼兒園可以開設托班,招收兩周歲以上3周歲以下的兒童,但規定還遠遠不夠。

              “草案規定了學前教育是保育與教育相結合,保育在教育之前,與托育性質相近,從立法技術上說,沒有必要將學前教育與幼兒托育分開立法!眲⑿尬慕ㄗh,草案應定位為“學前教育與幼兒托育法”,以更好回應公眾關切、節約立法資源。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李巍介紹說,學前教育法列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后,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去了6個。ㄊ校┱{研,召開了多次座談會,聽取有關地方人大、部門、專家學者,以及幼兒園園長、老師、家長對起草學前教育法的意見和建議。

              調研過程中,有些地方建議,根據國內老齡化、少子化問題逐步嚴重的情況,可否從國家人口發展戰略角度、終身教育的高度考慮,把0至6歲的學齡前兒童都納入學前教育法中,統籌規劃托幼資源,條件成熟時,還可以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范疇。

              李巍提出,目前我國0至3歲兒童的托育由衛健部門負責,3至6歲兒童的學前教育由教育部門負責,“草案中規定的學前教育范圍可以商榷。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以考慮借鑒一些國家的經驗和做法,形成一個符合我國國情的學前教育體系!崩钗≌f。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勇建議,對學前教育的定義和范圍作進一步研究,我國0至3歲與3至6歲兒童的教育、保育模式、內容以及監管部門都不盡相同,目前托育領域的立法也已列入立法項目安排,建議進一步明確二者性質和定位,做好銜接,為相關立法預留空間。

              建議健全政府普惠性投入保障機制

              草案專設“投入與保障”一章,強調政府應加大財政投入,學前教育財政補助經費列入中央和地方各級預算。列席分組審議的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田學軍提出,財政投入是實現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的根本保障。近些年,各級政府逐步加大了學前教育的財政投入,但是還存在較大差距,主要是普惠性投入保障機制不夠健全,各級政府投入分擔責任不明晰、投入占比低,導致公辦園運轉比較困難,民辦園缺乏提供普惠服務的積極性,嚴重制約可持續發展。

              田學軍提供了一個數據:2021年,我國財政性學前教育投入占財政性教育投入的比例只有5.9%,在各學段中占比最低,明顯低于同等經濟發展水平國家平均11%的水平。他建議,草案應明確規定地方各級政府的投入責任,確定分擔比例,保證財政投入占合理比例并穩步增長。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龐麗娟提出,草案中規定:“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制定并落實公辦幼兒園生均財政撥款標準或者生均公用經費標準,以及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生均財政補助標準”,她建議,將“并落實”修改為“并逐步提高”。

              她表示,目前全國已有29個省份出臺了公辦幼兒園的生均財政撥款標準,20多個省份出臺了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生均財政補助標準,但仍有一些省份尚未出臺生均補助標準。已出臺的標準普遍較低,不少省份年標準在500元及以下,每個月只有50元,甚至更低,直接影響了幼兒園的有效運轉、教師待遇保障。

              學前教育教師編制難題亟待立法破解

              草案規定,幼兒園及其舉辦者應當按照國家規定保障教師和其他工作人員的工資福利,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改善工作和生活條件,保證同工同酬。

              田學軍提出,長期以來,學前教育的教師編制問題一直是制約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的“卡脖子”難題,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的建議、提案長期呼吁,通過立法破解學前教育教師編制問題,教育戰線對此也有較高期待。

              據統計,2022年,全國145萬名公辦幼兒園園長和專任教師中,在編的有72萬名,占比僅49.7%,由于編制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公辦幼兒園非在編教師的待遇無法納入財政保障范疇,同工不同酬問題突出。調研中了解到,非在編教師收入只有在編教師的一半,有的只有1/3,嚴重影響了學前教育師資隊伍的穩定和高質量發展。

              龐麗娟分析說,近年來,在教師編制總量嚴控的大背景下,不少地區對學前教育教師有編不補、編制長期被擠占,在編教師退休后只退不補。她建議在草案“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幼兒園人員配備標準”規定之后,增加規定: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制定公辦幼兒園教職工基本編制標準,“要給教師盼頭”。

              她提出,目前我國已有10余省份出臺了公辦幼兒園教職工編制標準,積累了不少解決公辦幼兒園教師編制問題的有益經驗,建議在草案中總結、借鑒各地的有效經驗,推動各地學前教育教師隊伍建設,增強隊伍穩定性、質量和吸引力。

              龐麗娟同時認為,長期以來,我國學前教師的待遇整體偏低,有近半數的教師未能享有完整的“五險一金”;特別是在廣大的中西部農村地區、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和欠發達地區,許多鄉鎮中心幼兒園的非在編教師、村集體辦園教師等,未享受任一項社會保險,這些教師的養老、醫療、住房等缺乏保障,部分非在編教師享有“五險一金”,但社保繳費基數較低。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明確要求“各類幼兒園依法依規足額足項為教職工繳納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她建議把中央政策文件中已被實踐證明的好的政策、舉措,吸收為法律規定。

          來源:中國青年報

          如有侵權 請聯系刪稿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seo seo
          五月影院,亚洲不卡,亚洲成人免费电影,高潮影院
        2. <p id="3k1e6"><del id="3k1e6"></del></p>
            <acronym id="3k1e6"><label id="3k1e6"><xmp id="3k1e6"></xmp></label></acronym>
          1. <td id="3k1e6"><strike id="3k1e6"></strike></td>
              1. <pre id="3k1e6"><ruby id="3k1e6"></ruby></pre>